脑袋里全是拜雍公卿

这东西怎么就那么好笑,我背过气了

就想问问各位都是怎么看待拜雍卿和列乌维斯大公这两个角色性格的,写文写到ooc飞上天的我哭了……任何方面的观点看法都可以,请来和我叨叨一下子吧,非常感谢(就是想和各位大大太太多互动(小声))

花吐症(列拜)

短小警告⚠

小学生文笔⚠

刀预警⚠







我患上了花吐症。

列乌维斯看着手心里那朵快满的蓝花楹,三指收拢,残破的花瓣从指缝中落下,飘到了脚边普鲁乌斯的脑袋上。小家伙甩了甩头。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列乌维斯靠在狩猎场的断墙上,仰头望着天空。

闭上眼睛从脑海的深处寻找着线索。啊,我记起来了。那场宴会……

那是一次盛大的聚会,来庆祝姐姐的生宴。王女的生宴岂能小气?先王平日里很疼爱姐姐,这次的盛宴请了不少名门贵族来。当然有些人的目的却不是这个,好一些名门世家的大公子来提出婚约,当然他也收到了不少明着暗着的邀请,但都被他委婉巧妙的拒绝了。

那时的他正直年少轻狂,前些天刚从战场上回来,周围不免环绕着些许孽气。金色的腰带在灯光的照射下发出异光,一身黑色的披风搭在肩上,带着礼帽,张狂的面具扣在脸上让人捉摸不透他的想法。

列乌维斯百般聊赖的喝着酒,等着这场不属于他的无聊宴会结束后偷溜去酒吧喝上几杯小酒。他不喜欢人多的地方,四周叽叽喳喳的声音吵的他头痛欲裂。列乌维斯按着太阳穴吐出一口叹息。

要不是老姐的邀请,这种地方我才不想来呢…真是无……

列乌维斯缓缓抬头,面具下的瞳孔睁大,话语被眼前的景象给截断。不远处,一位乌

黑长发的贵族高挑的靠在一旁的柱子上,环着臂膀,冷冷的注视着眼前的一切。就像一位不食人间烟火的隐世者。

列乌维斯裂开嘴角笑了起来,心脏狂跳不止。找到了!那个人有着和我相同的气息。列乌维斯放下手里的酒杯,朝那位贵族走去。

到现在为止列乌维斯都觉得他和拜雍的相遇不可思议。共同的话题,同样的想法,一样的三观,几辈子最难遇到的事情偏偏给他捞着了!

回忆到这里时列乌维斯突然剧烈的咳嗽,一朵又一朵的花从嘴里咳出来,落在黑色的礼服上,鲜艳的紫色刺的列乌维斯眼睛疼。他知道时间不多了,艰难的支撑起身子,拖着脚走向森林深处的地下道。他知道,拜雍在那里。

真是可怜的男性啊…没想到连你也输了…但你最后一刻肯定是很享受的吧。

列乌维斯弯下身抱起公卿的尸体,走出了猎场。血液沿着弹孔流了一路,形成了一条蜿蜒的小道。

天已经黑了,列乌维斯用尽所有的力气安葬了拜雍,在上面插上长矛,放上一朵百日草。自己则躺倒在一边。看着眼前越来越模糊的景象,嗤笑了几声。到此为止了,失血过多,眼睛也已经快睁不开了……

黑色的天空中划过一道白光,列乌维斯只能透过一丝缝隙,去琢磨那是什么。

“看哪拜雍,是流星。”


花语

蓝花楹:绝望中等待爱情

百日草:思念亡友,爱情